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404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传奇  

2008-02-28 10:55:18|  分类: 梦幻西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题记:   

终身误,空成泪幽幽,木石前盟忘。     
枉凝眉,一是水中月,一是镜中花。     
泪珠儿,秋流到东尽,春流到末夏。     
眼睁睁,把万事全抛。     
荡悠悠,把芳魂消耗。     
将那三春看破,桃红柳绿待如何?     
把这韶华打灭,觅那清淡天河。     
月冷,葬残红。   


《 传 奇 》   

瞳晨,所云传奇,芙蓉面,无双。     

辰冉,传奇所云,灭庸隋,兴唐。     

一为盘丝忘情罗刹,一为大唐骠骑将军。一为后宫之主,一为当朝大将。     

瞳晨穿着百鸟朝凤衣,髻上别着一支白玉蝴蝶兰。     

又来湖畔。     

映波,锁澜,拂枝,望山,压堤。     

垂柳,碧桃,海棠,芙蓉,紫藤。     

云烟蔽,飘渺空灵,若即若离。     

忆。     

春和景明已去。     

春寒料峭已来。     

春兰秋菊已去。     

惨绿愁红已来。     

光阴荏苒,寒来暑往,花开花落。     

转眼,人世已非。     

你已死,心已死。     

恨甚恨!     

紧捏贵霜牙,步步朝恨去。     

刺了王的心,狠狠撰着。     

他死,你陪葬。     

拔了刺,血如泉涌,染红了一地锦绒绣毯子。     

指尖轻沾血红刺。饮了。吮着爱与恨。     

王,没听说过吗?     

让别人流眼泪,自己就得偿血泪。     

从此,君死,国亡。     

三界传,绝寰美人为爱弑君。     

众生传,祸国妖姬为恨亡国。     






辰冉。想你。     

记得我们的相遇吗?     

那一年,河清海晏,民喜。丰衣足食,民欢。安贫乐道之。     

长安。比武大会。     

“红酥手,黄滕酒。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。 一杯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。泪瘦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。闲池阁。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一素衣女子边吟,作施着幻境术。又一对手倒下。     

众人错愕,女子微笑着:“承让。”     

天风吹月入栏干,乌鹊无声子夜阑。   

人们惊诧的是女子已臻化境的绝顶武艺,是女子倾了芸芸的绝色容颜。     

忽见。一手持四法青云的黑衣男子,行看画麟阁,凛凛有英风,走上擂台。     

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。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。难!难!难!人成各,今非昨。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。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!瞒!瞒!”男子笑道,千军一扫,卷起束束狂澜,剑花四起。横上了瞳晨的脖颈。微微翘嘴,“你输    了。”     

那次,是瞳晨第一次败。     

然,女子不再孤身一人,身边,又多了一个他。     

互帮。互助。互谦。互让。互尊。互敬。     

两人虽不言述,却心晓肚明,彼此相互倾慕。     

阳春三月,晨曦初露,湖波如镜,桥影照水,鸟语啁啾,柳丝舒卷飘忽,桃花笑靥相迎。堤上,杨柳吐翠,艳花灼灼。一男一女幸福的依偎着。男子为女子黑如鸦的发上别了一枝白玉蝴蝶兰,微笑着,“晨是毒蛾。惑人。为美所蛰。叫人生爱又恨。”     

女子望穿秋水。见,莲叶田田,菡萏妖娆。嫣然笑了:“人倚花姿,花映人面,人花两相恋。而后,不离不弃,不弃不离。”     

秋,北有叛乱,王宣召辰冉北伐。辰冉要离开了。看着辰依恋的眸,晨含泪而笑:“珍重。珍重...”     

目送着渐渐远去的车马人影。瞳晨默念,辰,我等你。     




两年,辰冉已去了整整两年。     

烽烟四起,烽火连天。     

终于,战探来报。报辰将军大败而归!王,大怒。说辰为无能鼠辈。说辰连小小北伐也平定不了。说辰辜负了圣恩。说辰对不起天下万民苍生。说,要取辰取颈上人头以谢天下。     

惊了,茫了。     

进京,面圣。     

“王,辰将军多年来血战沙场,立了多少汗马功劳!此战虽败,而乃兵家常事。他为何被封为开国大将军?为您打下这一片江山,他生生死死里走了多少次数?为您兴起这一片土地,他在边关驻守了多少年月?请王,功过相抵,赦免辰将军无罪。”     

金殿内。王高高坐在上,俯视着眼下女子。无不是,惊!惊!惊!     

仙袂乍飘兮,闻麝兰之馥郁;   

荷衣欲动兮,听环佩之铿锵;   

靥笑春桃兮,云堆翠髻;   

唇绽樱颗兮,榴齿含香;   

纤腰之楚楚兮,回风舞雪;   

蛾眉颦笑兮,将言而未语;   

莲步乍移兮,待止而欲行;   

羡彼之良质兮,冰清玉润;   

羡彼之华服兮,闪灼文章;   

爱彼之貌容兮,香培玉琢;   

美彼之态度兮,凤翥龙翔。   

其素若何,春梅绽雪;其洁若何,秋菊被霜;其静若何,松生空谷;其艳若何,霞映澄塘;其文若何,龙游曲沼;其神若何,月射寒江。     

应惭西子,实愧王嫱。     

斯之美也,天下无双!     






瞳晨,母仪天下,三载。     

年春,烟花三月,春风骀荡,好鸟和鸣,便独自一人踏青去。     

瞧见前方有一六旬老人经直走过。那个老人,不是将军府上的老管家吗?     

瞳晨连忙上前拉住老人,“老人家,将军三年来过的好吗?”     

老人一惊,眉头皱了,声音哑了,“三年前!三年前!都怪那昏庸的王啊!将军缕立奇功,只败了一次,就被...”     

瞳晨呆住了。辰冉,死了?不!不可能!王明明答应我!说只要我做了他的妃,就饶恕辰的。   

看着泣不成声的老人,看着篮子里的黄纸...     

瞳晨怒了!他居然敢骗我!他居然敢骗我!我要杀了他!我要杀了他!   

取下兰髻,撰在手里。   

花茎上开着满满的花束,然,被蔫的皱巴巴的。   

辰,我好想你。好想。好想。     

辰,在奈何桥上的等待,会是怎般的苦,怎般的累。   

瞳晨会去陪你。   

转身。朝皇宫走去...   

三界传,玉蝴女子,侠义铁胆。     

众生传,蝶兰女子,至情至性。
上一篇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